致远的300天——雷超(2013届)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3-07-31 15:46   4317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前言:一个以艺术为追求,一个以意境为导向,一个向艺术天堂的追求者——张老师语
 

我在致远的300

前言:一个以艺术为追求,一个以意境为导向,一个向艺术天堂的追求者——张老师语

我本是没资格写这些东西的,别人都是在许多年后事业有成之时,才有闲心来作回忆。而我只是考上个大学,似乎算不上什么成功,更谈不上事业之说。我在致远也算不上好学生,至少我连班上一半人数都不识得,从这点来看,我确实没资格写什么回忆录。为了留下一份在致远的回忆,我就把脸放屁股下坐会儿吧。

我曾无数次思考这些无聊又无趣的问题:我是谁?来这个世界做什么?我又干了些什么?我为什么要干这些?我想我是一个艺人,在无边的夜里,在纷飞的雪里,讨生活。这是浪漫主义的说法,而我认为我本身并不是一个浪漫主义的人。我努力想成为一个艺人,然而当我刚刚插进艺术圈半根脚趾时,我缩了回来。就像那些能活几百上千年的生物一样,缩得那么的自然。我成了一个土鳖,一种软壳乌龟,害怕任何风险。

那一次,我撕掉了艺术学院的通知书。

初进致远

有过一些同龄人少有的经历,我害怕这么早进入社会,于是补习成了理所应当的事。有个老乡邀我一起,他也是一个高考的倒霉鬼。我俩勾肩搭背地来到致远,这个影响我未来一生的平台就这样平淡地进入我的生活。我曾在朋友的口中听到过致远,当时我不会想到,在未来的某一天,这个名字会与我扯上关系。就像当年韩信在向洗衣服的老太太要饭时,他怎么也不会想到,在未来的某一天,自己就会成为纵横天下的大将军;而当他成为无敌战将时又不会想到,未来的某一天,自己会被一群女人用竹竿子扎死。我不信命,但只能听从命的安排。现在,命运安排我来到致远。

一块小小的牌子,一间小小的办公室,一位个子小小的老师,这是我对致远的第一印象。我想我是不是来错了地方,这就是朋友告诉我的铜仁最好的补习学校?玩笑吗?小个子老师姓张,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口才,我们那天谈话的大致内容我记不清了,但有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,他说我是一个需要被征服的人,如果有人能让我心服,我能静下心来做任何事情。就是这句话让我心甘情愿地交了报名费。事实证明,还是不要用第一印象去下定义。曾经走出许多耀眼明星的艺术殿堂中央戏剧学院,它的大门小得只能容纳两个成年人并排通过,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大门,却走出了若干世界著名的艺术大师。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这句话适合致远的一切。

第一次进入致远的教室,我没有被那两台大功率的空调吸引,真正让我舒心的是墙壁上那几个大大的“静”字,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我想我似乎来对了,我松了一口气,这将是我在20128月至20136月的300天中,能松的第一口气,同时也是最后一口气。

我的又一次高三生活开始了,这一天我永远不会忘记,那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第21年的第一天,没有蛋糕蜡烛,没有豪言壮志,没有多愁善感,眼中充满着那几个大大的“静”字,心中坚定着“静”的信念,明志,静心,持之以恒。

闻道致远

我们的目的是快乐的,但我们达到快乐的途径往往是不快乐的,而一旦得到快乐后,就已经离失去它不远了。我们求神拜佛,希望高考能够顺利晋级,但那是没用的,只有一个个日日夜夜的不懈努力,才能有希望心想事成。而当跨过这道坎之后,我们会发现,高考并不是终点,而是另一个征程的起点。我曾用一个谜语令许多人陷入沉思:你在平原上走着走着,突然迎面遇到一堵墙,这墙向上无限高,向下无限深,向左无限远,向右无限远,这墙是什么?认真思考这个谜语的人,一定会打一个寒战,这时我会悄悄地告诉你,谜底是:死亡……我们在这个世界的一生,有无数个起点,而终点只有一个,就是我们人生的剧终。有人问我:什么是生命?我告诉他只需将一截点燃的蜡烛放置于广阔的夜空下,远远看去,你会发现生命是那么微小和脆弱。

美妙人生的开始,就在被什么东西给迷上之后。在致远,我第一次听到“中易”的说法,“中”即中庸之道,“易”即周易之学,二者都是中国的传统思想,是中国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。而致远则将传统文化与现代教育相结合,把握高考的规律,将知识浓缩,为学生减负。我对“中易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我发现在日常的课程中,老师们都在围绕这俩字而教学。  

语文,明伯伯用大量前人典故将知识通俗化,我写作时用的许多典故都是从他的课上学到的。“聪明人都说自己笨”,这是他给我们上的第一节课:世界上有一条大河特别波涛汹涌,淹死了许多人,叫聪明;他引用苏轼的事迹,告诉我们面对高考失利首先要调整好心态,当年苏轼被皇帝一贬再贬,被贬到海南的天涯海角时,他作诗一首《自题小像》:身似不系之舟,心如已死之木;试问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苏轼在最落魄的境遇下,还能有如此的心态,其心志之清高非常值得我们学习。“恪守寂寞之道”,这是一节我印象很深的语文课,想获得成功,需要将有限的精力全身心投入到无限的学习中,需要耐得住寂寞,恪守寂寞之道:国画大师张善孖为了画好老虎,冒着生命危险,深入终南山腹地观察老虎,三年的恪守寂寞之道。艺术往往生于寂寞而死于浮华,艺术家能有所作为,必甘当寂寞。我曾在语文课上灵感偶发作诗一首,献给无数在高考折戟的战友们:一马休言得与失,此中祸福塞翁知;他日若遂凌云志,敢把狂歌寄酒卮。

数学,吴老始终坚持将复杂问题简单化,记得有一次上函数单调性,他直接一句话简单定义:导数是解决函数单调性最有力的武器。真是精辟,堪比名言警句啊,话说回来,如果导数都不能解决,以我们高考落榜的水平,还是不要在这一块浪费时间的好,毕竟要从全局着想。高中数学其实不难,记得吴老上第一节课时说过,他曾经有一个学生,上课认真听讲,课后只做书上的习题,没有做任何复习资料,高考前将书上所有习题做了三遍,高考拿到了120分的高分。这令我印象很深,我与班上几个同学约定就按这个方法学习,然而1年过去,只有我一个人坚持,虽然只做了一遍,但是高考数学得到的分数,成了我考上本科的决定性因素。人生也是这样,只有脚踏实地,从基础着手,万丈高楼平地起,冲破云霄指日可待。

英语,付哥永远是那么年轻。年龄的原因,他与我们有许多共同语言,他的教学与现实生活结合,让我们在学习中慢慢成熟,英语课成了同学们最快乐,笑声最多的课程。然而跟付哥担心的一样,我只记住了他在课上讲的社会现实和玩笑,英语知识几乎没上心,然而幸好高考英语没有拖后腿。生活压力无处不在,到将来的某一天,我们回过头来想一想,高考算得了什么呢,那时我们会庆幸,高考前的奋斗是多么幸福的经历啊!

政治,王老师是我的老师父了,当年在母校铜仁一中时我就是他的学生,而我却成为了最后一个展开翅膀的鸟儿,多受到了长辈的教导,我该庆幸吗?老师身上严谨的态度,是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。现代社会充满着浮躁,性格中拥有一丝严谨,将会成为提高办事效率并解决事情的重要因素。

地理,师父创造《中易方案》,以“中易”理念教学。在我看来,所有学科中,地理是我学得最轻松的一门课,同时分数也是在总分中占比例最高的。课上所学知识记忆深刻,许多技能令我终生受用:分析区位因素、水文、气候等等,甚至现在我都还能将大致的世界地图画出来,并标明经纬度。师父还教导我们要懂得感恩一切,学会谦虚谨慎,这些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。

历史,曾帅依旧潇洒,历史课乐趣无穷。上课时穿插历史趣闻,并还原真实历史,把原本无趣的历史教材演绎成一幕幕荒诞而又现实的喜剧,也只有他老人家才拥有这样的能力。生命不息,奋斗不止,我很多次跟同学们谈论,到曾帅境界的人怕是屈指可数啊。平平凡凡,却人人尊敬,终生膜拜吧!

何为“中易”之道?“中易”无处不在,我从其一个方面举个例子,曾经有人问苏格拉底:天地间的距离有多少?苏格拉底回答:三尺。那人不以为然:我们有五尺高,你说天地间距离为三尺,那我们岂不是顶破了苍穹?苏格拉底笑道:所以凡是身高超过三尺的人,要想长立于天地之间,就要懂得低头。低头是一种能力,有时稍微低下头,我们的人生路会更精彩。近身田园,放眼望去,饱满的稻谷总是谦虚的低下头,只有那些腹中空空者才会高傲的抬头、傲视四方。这就是“中易”的哲学。我有一个信念,我要学习“中易”之道,懂得灵活变通,用科学而又现实的方式去实现梦想。而我现在要做的,就是脚踏实地,迎接前方那未知的一切……

致远深思

生活是一根顺着小溪流动的小树枝,可能被一块露出水面的小石块绊住,也可能在一个小漩涡回旋半天,有着无穷种可能。刚开始,我们仿佛一个个归隐深山的江湖隐士,外界的一切似乎离我们很远。然而慢慢地,从第一次去网吧,第一次去KTV,第一次逃课等等之后,这些曾经发誓不会做的,放佛都成了我们的习惯。

外界多么自由快活,为什么偏偏我们却要呆在小小的学校里,捧着那些外人看来就是笑话的教材。我们错了吗?还是这个社会错了?我们是为了什么?这一个个让人无语,答案多变的问题,似乎从来没人去深究,他们不敢,因为在这一切之上,还有一个更为庞大的存在。无力改变,唯有适应。就像学过的高中哲学所说,只有遵守自然规律,才能利用其认识并改造自然。致远的一年中,我们都上演了一场场内容不同,却主题一致的戏剧。在高考前夕,教室里没有一天人员到齐,致远这么严格的管理制度都无法让我们按时到位,是什么令我们这么“疯狂”。我想,我们都麻木了,这注定我们或许只能成为一个失败者。有一次在教室里,俩同学在高声闲聊,有人提醒怕影响别人学习,其中一人大声说道:留下补习之人,有几个是肯努力的,能做到坚持二字怕是一个没有,要有的话,早升学了。这话听起来有些伤人,然而扪心自问,这不正是说的我们自己吗?我们没有怪他,也没有反驳,因为我们都是一样的人,都是留下来的人,也只有我们自己才有资格讥讽自己。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。这就是我们,一群高考失败者,一群不需要可怜的倒霉鬼。

重复的事情不停地做,你就是专家。这句话确是真理,致远也不乏勤奋之辈。每天午休和夜深,总有那些个身影依旧坚定,一年如一日。或许我们留下来的,都是在学习上缺乏资质的人,也只有勤能补拙,不断重复已经做过的东西,才能让其深深刻在脑海里。就像近代圣人曾国藩,他年轻时学习资质不好,为了进京赶考日夜勤奋苦读。一晚他家中进了盗贼,想等曾国藩睡觉后再行窃,然而他正在背一篇文章,一遍又一遍总是无法背下来,最后盗贼不耐烦了,从梁上跳下指着曾国藩破口大骂其愚笨,之后将那篇文章背了出来并扬长而去。虽然资质不行,但是曾国藩通过不懈努力,最终成为学识渊博的一代圣人。

有这样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:一个人在休息日早晨,觉得一天没有任何事情很悠闲,看着家里一面空白的墙,想着好像应该挂点东西,让家里可以更美一点。他找来一幅画,拿来一颗小钉子,想把画挂在墙上。发现钉子太小挂不住,那怎么办?他觉得应该要在钉子后面加一块木屑子,然后去找木头。找了半天,找到一块木头,但是没有办法把变成小木块。于是去邻居家借斧子,借来斧子劈着劈着发现劈出来不规则,应该要加工得更细,于是再去更远的邻居家借锯子。邻居家只有锯条,拿来了握不住。他开车去更远的人家借手笔,就这样一整天折折腾腾地就天黑了。最后这个人回到家,对着一大堆很齐备的木匠活工具,想一想,最初要干什么呢?实在想不起来要了这么多的工具是为了干什么?其实最初最简单的那个愿望已经忘记了。这就很像是黎巴嫩著名的诗人纪伯伦说的一句话:我们已经走得太远,以至于忘了为什么而出发。人的一生,一日三餐,日出而作日入而息,允同于普通众生,到最后回归的时候,只知道自己忙过了一生,而自己为什么而忙碌,到头来却茫然无知。这又回到最开始我提到的那几个问题:我是谁?来这个世界做什么?我又干了些什么?我为什么要干这些?

我曾听过一句话:这个世界,人人都在坐井观天,不同的只有井口的大小。看过《围城》都知道,我们每一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围城当中,想真正突围而出,怕是古之圣人都做不到啊。唉!很多事情我都无能为力,我能做的,只有做好我自己。学习,只有不断学习,求知探索,审时度势,才能在这个社会拥有一席之地。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;以古为镜,可以知兴替;以人为镜,可以明得失。以万物为师,兼爱一切……

血染枫林醉,花开淡墨痕;纵马江湖梦,仗剑太虚魂。一骑,一剑,一壶酒,一片天。这是我的世界,梦中的世界……

后记

在那无数个三点一线的日子里,有人少年白头,有人自我放逐,而更多的是那些麻木工作和学习的倒霉的背影。就是那倒霉的一切:倒霉的岁月,倒霉的地方,倒霉的学生。让我这个倒霉的人爱在心头,因为这一切,太值得我爱了。

那一个又一个为高考而生的个体,走过了一年又一年的路……

致远2013届学生:雷超

 
您可以在这里输入在线客服标题
 
QQ  龙行九天
QQ  中易之父
QQ  渔夫